颜表情

男朋友叶修
女朋友叶修
老公叶修
媳妇儿也是叶修

过激叶吹

叶宝贝第一可爱,除此之外都别和我废话

命中注定 17 (ABO 年操)

两个人最后气喘吁吁的结束了这个吻。唇齿分离间牵出细细的银丝,空气中信息素的味道迟迟没有散去,金靠在格瑞胸前平复呼吸,心里还想着刚刚那个吻。

 

格瑞自始至终清醒无比,平静片刻后重新拿起笔,金看着被推过来的、已经有些皱巴巴的英语试卷,表情称得上目瞪口呆。

 

大家都是刚刚接完吻的人,格瑞也比他镇定太多了。

 

 

金撑着下巴看着格瑞手里的笔在试卷上写写画画,努力把那些凌乱的字母拼凑到一起。窗外远去的天边浮出紫色的雾霭,还剩群星寂静。

 

 

 

金要暂时回家住几天,他的发情期快要到了,学校也要请假,格瑞这边更不用说,恐怕就算注射了抑制剂也起不了多少作用。

 

于是星期五的下午,格瑞提着金不重的行李,站在门口半天也没动。

 

虽然格瑞什么都没说,神色也淡然无比,可金还是隐约感觉到了对方的不情愿。他干脆搂着格瑞,在他怀里哼哼唧唧的撒娇。

 

“格瑞,我也不想回去,你跟我一起回去好不好。”

 

格瑞腾出手环住金的腰,下巴靠在他的肩上,低下头与他脸贴脸,感受着最后的温存,短期内他和金都见不了面了,格瑞早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但他一直执意不去想。

 

“我不想你走……”格瑞语气里的小情绪越来越明显,语气低沉又不舍,金感受着相贴的肌肤,心都要化了。

 

“你再等等我,我快点长大。”

 

心脏又开始不受控制地鼓动起来,金闭上眼睛搂紧格瑞:“好,我等你。”

 

“走之前亲一下。”金朝格瑞耳边哈气,“我想带着你的味道。”

 

分开的前一刻,两人相拥,交换了最后一个吻。

 

“要不要我送你下去?”格瑞抱着金不肯松手。

 

“算了算了。”金吸了吸鼻子,“要你送你还会让我走吗。”

 

答案是沉默。金用被吻的水润红亮的唇又在格瑞脸上吧唧了一口。

 

“我一定早点回来见你。”

 

金提着行李箱一步三回头地朝格瑞挥手。秋开了车在下面等他,他不想让姐姐久等。

 

但真的……好难过啊!

 

金来到楼下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后,就整个人躺倒在后排犹如垂死,秋透过后视镜看不下去了,边踩下油门边开口:“拜托,几天不能见面而已,社交软件不就是为此发明的吗。别整的像失恋了一样,你姐我还单着呢。”

 

金听到这话,身体抽搐了一下,背过身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说。

 

现在离开格瑞五分钟了,他觉得自己濒临死亡。

 

 

 

格瑞目送金下楼,背靠门站了许久才进去。金不在后家里整个空掉,他不太想回去。

 

可是空气中还有残留的牛奶甜香。

 

格瑞慢吞吞的来到自己原来的房间——之前这里属于金,他躺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整个罩住,强迫自己放空思考。尽管刚刚他极力忍耐着没有露出其他多余的表情,但他确实有在想办法怎样让金留下来。

 

真要说的话也不难,他如果一直挽留,在撒个娇什么的,金也不是不会心软。

 

但他不想让金为难。

 

棉被上残留的味道安抚了他,格瑞放松神经,闭上眼睛慢慢入睡。

 

 

吵醒他的是一阵断断续续的敲门声。对方每敲打三下,就看似礼貌的停顿一会儿,但节奏过于急促,连在一起让人心生烦躁。更别提心情本来就不好的格瑞,他很快否决了刚刚的猜想。门外的人绝不会是金,先不说金手里有钥匙,就算是敲门,金也一定会喊他的名字,语气欢快音色明亮。

 

那会是谁?

 

格瑞起身过去开门。门外的人激动地要命,门刚打开一条缝,他就立马把手中的东西往格瑞脸上怼。

 

那是一大捧娇艳欲滴的玫瑰,芳香四溢。但有味道比这更清晰,格瑞扶着门框几乎作呕,自我的alpha们对同类的信息素排斥到极点,这种程度的释放等同犯罪和挑衅。

 

那是一个格瑞从未见过的男人,看清格瑞的刹那,他因为兴奋而涨红的脸上血色褪尽,变为苍白。

 

“金……不是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对方脱口而出的这句话,让格瑞的脑海里瞬间闪过许多念头,最后指向为一个目的。

 

他顿时怒不可遏,在对方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拳重重挥了过去。

 

 

评论(10)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