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表情

男朋友叶修
女朋友叶修
老公叶修
媳妇儿也是叶修

过激叶吹

叶宝贝第一可爱。

祝我男朋友和小舅子生日快落!!!


我永远爱他😭😭😭


我被呆毛姐弟从头杀到尾,这对姐弟太绝了。

今天也是为埃米和艾比哭掉头的一天


丹尼尔:别问,问就是隐藏赛制


最新一集看完了…七创好狠一个社,不过我喜欢


突然想到,观战团的各位就仿佛三次里的观众,比如我,虽然嘴上说着太虐了,但谁不想看魔女对圣女,玳瑁星姐弟对上呢…


我是恶魔○| ̄|_


就七创现在的剧情水平和场景水平,如果一直保持下去,被刀死我也愿意。


第六集观感:


金???


哇,官方疯了???


这个角色挂了??


银爵???


银爵好像传销头子


银爵和格瑞打架啦!!!


银爵帅!!


格瑞好帅!!!!


银爵对格瑞说的话怎么这么像鬼狐天冲对金说的?



……


…………


我杀七创


【匿名贴】

 

楼主

 

虽然嘴上说着自由心证,抱走自家。可自家有没有资格坐七哥的位置心里没数吗?本贴只接受路人提名,麻烦提名认真点,大家老老实实拼实力,别整虚的。

 

 

 

1L

 

当然是嘉德罗斯啊。太好笑了,明明七创社的半壁江山都是我家打下的,还年纪太小容易被忘,麻烦大家记清楚,我家是七创NO.1

 

 

2L

 

????楼上是路人??

 

 

3L

 

其他人不清楚,雷狮NB就完事儿了

 

 

4L

 

这个贴虽然是匿名……但各家属性掉的也太明显了吧……

 

5L

 

七创江山谁打的?再说一遍??

 

 

6L

 

真不怕被对家挂啊,一个个的

 

 

7L

 

七创之内谁不是四海之内皆对家,哪两家没撕过

 

 

8L

 

雷狮,格瑞,安迷修,银爵,神近耀,嘉德罗斯以及新晋的金,差不多就这七个吧

 

 

 

9L

 

Gun,说了我家新人还带呢?风影看了吗?金演得好就完事了

 

 

10L

 

金都能提名,凭什么没有卡米尔?卡米尔各方面不吊打金

 

 

11L

 

各家毒唯疯了吗???你在这儿就算匿名,招的黑还是会反倒正主身上好吗??我已经怀疑上面有披皮黑了

 

 

 

12L

 

 

我居然看到了活的神近耀粉,他都多久没活动了,还有资格称“七哥”?

 

 

13L

 

 

Hello?无知就别出来秀了,神近耀对七创没功劳也有苦劳吧,何况我家最近就回归了,不牢您费心

 

 

14L

 

金虽然不是老前辈但履历确实不差啊,他好几部主演的电视剧收视率都是吊打啊,为啥对人小孩儿恶意这么大?电影咖对电视咖的鄙视链?

 

 

 

15L

觉得人小孩儿德不配位呗,星二代真惨

 

 

 

16L

 

 

雷狮他们哪个手上没有大爆的电视剧,人家都是电视电影两开花好吗,他就一个,当然不够资格啊

 

 

17L

 

雷狮不管横向纵向对比都能在榜吧,雷狮,格瑞,安迷修这三位应该没异议

 

 

18L

 

银爵应该也没异议,七创的歌手那个不是他带的,歌手怎么就不能算“七哥”之一了

 

 

19L

 

楼上和前面的螺母清醒一点好吗?什么七创的江山你们打的,爱之导航谁带飞的心里没数吗?女帝隐居幕后江湖就没她的传说啦?

 

 

20L

 

拿女帝出来说就太欺负人了,可以,但没必要

 

 

21L

 

这贴真有趣,跟隔壁其乐融融的画风真是截然不同,我喜欢

 

22L

 

为啥没有雷德和祖玛啊,我红绿组不配有姓名吗(流泪

 

23L 

 

?!


24L

 

雾草,他俩是七创的?我一直以为他俩是嘉德罗斯工作室下的签约艺人。这么一看七创确实厉害啊,我能叫得出名字的艺人全是他家的

 

25L

 

讲个笑话,娱乐圈的垄断企业七创社

 

26L 

 

劝楼主关贴吧,等粉丝大部队撕起来有你好受的

 

27L

 

“七哥”的人选撕到今天啦,我还是没看到结果。七创社的七大未解之谜——“七哥”究竟是哪七个呢?

 

 

28L

 

毕竟众口难调,楼主指望这种贴子里全是路人真是痴心妄想,哪个路人和你讨论这个

 

29L

 

所以风影好看吗?

 

30L

 

此贴到此结束,严禁再次发言

 


本来是想等第三季更新完一口气看完的。


结果今天被弹幕剧透提前看了第三季的第二集


现在我死了。


“我正是背负着登格鲁星所有人的希望而来的!”


我劝七创社做人要善良😭


镜眸

看看我发现了什么(๑•ั็ω•็ั๑)


中午睡觉:

什么黑历史




中午日落:



【笼中困兽】一个并不长的长评
@颜表情
他站在一面镜子前,但是镜子里没有他。




实现愿望,然后用生命等价交换,亏与不亏,自在人们心中,他只是需要一个理由来杀你,仅此而已。




作为一个塞壬,不需要感情这种东西,这对于
冷血的他们太过渺小,他们清楚地明白人们的贪婪,并利用这些贪婪来得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等价交换,不是吗?




能带给你金钱,也能带走你生命。看似公平,其实是单方面的嘲弄,像猫面对老鼠,游刃有余。无论你有多虚伪,有多真情,与对方之间都隔者种族的巨大差距,理念的不同带来的是深深的沟壑。




在那双纯净如天空般的眼睛中,却装不进然后东西,这是毋庸置疑的,塞壬是冷血的化身,他的出现意味着死亡和灾难,他们不可能会和人类有羁绊,在他们心中,人类的生命总是过于的短暂,他们总是消逝地太快,就像海面上漂浮的星星。




有一个人,虽然在塞壬的漫漫生命长河中不值一提,但是,他对塞壬的感情足够深刻。"不管金拉着他去哪儿,他都愿意同往——即使是地狱。"这是他的誓言。从一开始就没有犹豫,他做到了,在心爱之人用赤手贯穿他的胸膛时,他依旧用最轻柔的动作替另一个人带好了之前金想要带上的白玫瑰花环。即使金再也不会知道这花环的意义。




格瑞心里清楚,他本没有自己的愿望,是金给予了他,虽然愿望幼稚简单,但是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是为了金。




金的每一个要求他都默默记在心上,格瑞只愿意做金背后的那个人,他极度低调地站在沾满鲜血的金身后,看着满路刺目的鲜红,那是花对他的爱慕之心,被他残忍地蹂躏,好一个"它们见过他的美,就应该为他葬送。 "格瑞爱着金,即使他明白这个人的冷血残暴,他依旧像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傻的对象一样纵容着他,娇宠着他,然而到了最后,他还是什么都不懂。




格瑞还记得自己的母亲,当她谈起自己父亲的时候眼里璀璨的亮光,像天上的星辰一般耀眼。"当我看到他的眼中倒映着自己时,我可以为之奔赴一切。"然而在见到自己父亲时,眼中空无一物,是心死亦或是毫不在乎?吃掉母亲,是否是爱她的方式,之后的事情无从得知,当时的想法天知地知唯我们不知。




沙漠珍宝究竟是什么呢?金也不知道,他觉得是指具体的某一样东西,比如格瑞,所以在他心中格瑞究竟是什么地位?也没人知道。




但格瑞还是把沙漠珍宝送给金了,无论是他的命,还是这一座城,这一块沙漠中的绿洲。让金杀死格瑞,这是最好的选择吗?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格瑞和金之前肯定不是城主,格瑞之前是一个前台跑腿的,金也可以不用说了,是在什么时候呢?大概是在通缉令时杀的人,或者更早,在随意地杀死赋予金无数财宝人的时候,在杀死那个对金只有廉价喜欢的肤浅的人时,就已经让格瑞背了锅,但他也不生气默默承受着。




美丽的烟花下,看着金轻而易举地找别人要来重要的象征爱情的白玫瑰花环时,听见金毫不在意地拒绝格瑞从新编一个花环的好意时,格瑞的心情是怎样的?一切都不知道了。。。




这个美丽而豪华的鸟笼已经没有用了,因为新的城主不会去用这个笼子困住自己,他有自由——这是格瑞告诉他的,也是格瑞赋予他的,但是他也输了,他被困在了鸟笼里,鸟笼,就是这个美丽的沙漠珍宝——乌塔城。


我之所以会遇见金,是因为他有一个横扫四方的姐姐。

那年都城大乱,新君弑主的风言风语从城南吹到城北,城内人心惶惶,恐惧蔓延成灾难。有人揭竿而起,很快又做为叛军被处理,秋将军就是这时出现的。她身为一名女将,杀死人来却是一副狠厉模样。叛军被镇压后,首领的头在城墙上挂了三天,此后再也没人敢提新皇的出身。不管新皇的血脉是不是正统,只要他令人闻风丧胆的姐姐还在,他就能继续安安稳稳的坐在那个皇位上。

后来我更大了一点,考取了功名进宫做官,才终于见到了我们的皇帝。我以为传说中的新皇该是个城府颇深的男人,却没想到他还不及弱冠,与年少便负盛名的我一般大。再后来,我成了日日与他相伴的大学士。

皇上的身体并不好。大殿上的熏香从未断过,一支燃尽另一支立马被续上,这股熏香弥漫在皇宫的角落,不分昼夜的飘散在空中,裹挟着发苦的药味。

皇上的身体时好时坏,受不得冷风,冬日里整天待在御书房批改奏折,累了就开窗望望雪景。我命人在周围栽了几棵红梅,日复一日的见雪总会腻的。后来皇上见了,并不夸我,只是笑,白狐做成的裘衣披在他身上,愈发衬得他单薄如纸。我看着他笑,仿佛三冬日里看到暖阳。那天我们偷偷出去打起了雪仗,皇上的手被冻得通红,他砸过来的雪球,我一个都没躲。我们在御书房正对窗的地方堆了个雪人,皇上拿御膳房送来的糕点填了雪人的眼鼻,看起来颇为好笑。

皇上当晚大病一场,卧床躺了三日,而我被人弹劾,俨然是狼子野心谋害朝廷。可即便这样,皇上依然留我在身边做他的近臣。我们依然日日在御书房相伴,窗外的雪人一天变一个模样,我每天都加固它,而它终究在冬日结束后没了踪迹。也就是一个冬天过后,皇上告诉我,以后不必生疏,叫他金就好。

我们是年龄相仿的玩伴,更是君臣。伴君如伴虎,我嘴上应承了下来,心里却不知做何滋味儿。

秋将军远在边境,那里还有不安分的叛军作恶。而皇上孤身一人被禁在这深宫里,举目无亲。于是我成了外人眼中的皇帝心腹,他飘零在宫中唯一信任的人,近乎权倾朝野。

可我知道,我和皇上在一块儿,正经事儿做的不多,玩闹倒是不少。皇上想放风筝,我就给他糊一个,扎得不好看他也不怪罪,有的玩就开心。

风筝越过宫墙时,一切都自由的不像是在这深宫里,皇上仿佛奔跑在田野里。可是一阵风过,风筝断了线,被吹向更远的地方。皇上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驻足片刻,然后转身回了御书房。那风筝我后来派人去寻,也没了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