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表情

男朋友叶修
女朋友叶修
老公叶修
媳妇儿也是叶修

过激叶吹

叶宝贝第一可爱。

【瑞金】无人生还

*@Tiare的点文

*原作向

*是刀



             
好疼。

金微微抽动腿,他半边身子都被压在巨石下。尤其是腿。尽管看不到,但他能感受到有尖锐的利物在腿上破了一道狭长的划痕。湿热的血液温度包裹着小腿,反而让他舍不得动,周围耸立的群山空旷寂静,风冷的刺骨,每阵都像是刀紧贴皮肤割下一块肉来——更疼,这时候只有他的血能温暖他。

但不能一直待在这里,躺在这一动不动只能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

金咬紧牙试图挪动腿,他已经没有召唤矢量箭头的力气了,当务之急是逃出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可是哪里才是安全的地方?金不知道,现在想尽办法出去才是最要紧的,他再次使尽力气动了动腿,伤口被拉大,金疼的嘴唇发白冷汗直冒,他第一次清晰缓慢的感受到血肉被撕扯,鞋内似乎有液体浸染。

是我的血吗?金有些迷茫,从他记事以来,从未流过这么多的血。真的太多了,像是要把每一毫都流尽。

好疼……金五指成爪陷进地里,拼命想要支撑起身体。但还是没有用,他的指尖被磨破,身体摇摇欲坠,最后坚持不住的倒在地上。

还是做什么都没有用。

眼泪顺着落下去,金努力想要止住它,被困在这里动不了,他不能再让体内的水分流失了。

可是止不住,他止不住的哆嗦,地面的湿痕汇成褐色的一小块,金从小时候就不喜欢哭,他对于这种情绪发泄总是匮乏的可以。更何况格瑞小时候不哭,所以他也不哭。

但现在他忍不住,他根本没办法控制,心里像是有野兽在哭嚎,声音那么大。他觉得害怕,所以只能哭。

为什么变成这样?他不知道。

明明好不容易和大家走到了大赛的最后,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金喉咙腥甜,血的味道漫上来,他咬住舌尖命令自己清醒,眼前的视线逐渐模糊,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离他很远。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金已经麻木了,脑袋钝疼,那一天最后的比赛规则出现后一切都天翻地覆。


互相厮杀,最后活下来的将成为神。

金甚至还没能消化完这个规则,一旁的凯莉就突然对他使出了星月刃,没有人帮他挡,他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星月刃削掉了额前的一缕碎发。金看着凯莉对他开口,语气冷漠又残酷:“下一次可不会偏了。”

耳边穿来紫堂的暴喝:“金!快跑!”他被惊醒了,才堪堪躲过了这一击。大厅已经变成混乱的战场,有人对着身边的人下手,有人头也不回的跑。金把一切收进眼底,焦急地想要大家别打了。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烈斩穿过紫堂的大半个胸膛,金的脑海瞬间空白,失措地看向格瑞,对方也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然后抽出了刀。

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说不出话来,血迹缠绕在烈斩上面向下滑落,像一条条猩红的蛇吐着信子张牙舞爪地向他袭来。格瑞提着刀一步步走向他,而他嘴唇颤抖一动不动。

“跑啊!”

这次传来的是凯莉的声音,对方用星月刃把他极速带走,挡在了他身前,这道脆弱的屏障撑了不到一秒,凯莉被格瑞钉死在地上,喷涌的血漫过黑色的长发。

失去主人的星月刃破碎,他被一下子砸到了地上,金腿脚发颤,扭过头就往外跑。

这太不像他了。

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狂奔,但他真的不敢回头,脑子里什么都想不了,他又想哭又绝望,格瑞在他身后望着他,可他不觉得这个人是格瑞,对方的目光阴暗冰冷,仿佛来自地狱。

那么令人害怕。

跑出来又有什么用,现在大概就要死了吧,还不是死在参赛者手里。

金已经彻底没了力气,直到现在他也没能接受“死亡”的现实,紫堂幻和凯莉的名字从终端上消失,整个榜单长度骤减,那些他认识的不认识的都不复存在。这个世界对规则默认,只有他还不够清醒。

大概是死亡前的回光返照,过去的记忆从未如此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金趴在地上,觉得自己看到了花。

漫山遍野的花草。

很小的时候,他和格瑞还在登格鲁星。格瑞训练起来不分昼夜的,金只有在这里能够找到他。

登格鲁所有的生存资源都来自矿物,开满花的山野不受人欢迎也稀少,金往往要跑到很远的地方才能看到这样的山。

格瑞累了的时候就会躺在草地上,金看到他,就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在一旁坐下。黄昏的天云雾层叠,草地柔软,金靠着格瑞躺下,傍晚有风吹过,格瑞闭着眼睛也不说话。但金觉得够了。

后来他想,总有一天要让登格鲁星开满漫山遍野的花。这是他来参加凹凸大赛的一个理由。

但现在说这个,已经来不及了。



格瑞抽出刀,红绿交织的刺眼,对面的人缓缓倒下,最后化为点点星光消散。

倒数第二个。格瑞在心里默念。他有些自嘲的想,明明生前血脉流动,死后却只能变成虚无,连痕迹都不配存在。该说不配是凹凸大赛吗?

他脱力地半跪在地上,近日来连续不断的厮杀一直在透支他的体力。格瑞看着烈斩,他想——最后一个。

金出现的不合时宜。

裸露在外的小腿结了一道痂,狰狞的贴在细嫩的皮肤上,金发因为风尘洗礼已经有些脏乱。格瑞用刀撑着起身,与他面对面遥遥相望。

金是来杀我的吗?格瑞神情恍惚。现在大赛的存活者只剩下他和金。

可是金会杀他吗?

金嘴唇发白,他艰难的命令自己与格瑞对视。对方看上去比他好不到哪里去,面色苍白如纸,额前垂落的银发上鲜红液体凝固。格瑞看着他,眼神一如过往。

金突然向格瑞走过去,他越走越快,风把衣服吹的鼓起来,脚腕隐隐作痛,但金顾不上了。他想抱抱格瑞,生命的最后时刻一切都无关紧要了,所有都被放下。格瑞一直看着他,像是要把最后的时光铭记。

金想对格瑞说,成为了创世神之后,让登格鲁星开满花吧。

“嚓——”

刀进皮肉的声音。金停下脚步,呆呆的望着几乎只离自己一步之遥的格瑞,不知该迷茫还是悲伤。

烈斩埋于格瑞的腹部,血在衣服上蔓延,他身体上的某部分已经开始破碎消逝。格瑞不知道该不该抬头看金。他想,我又让他害怕了。

可是结局已经注定了。

金站在空旷的山顶,麻木的哭不出来。外界传来毫无起伏的声音,金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他一下子被砸中,拼了命的左右扭头。

世界寂静辽远,除了他以外——

空无一人。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