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表情

男朋友叶修
女朋友叶修
老公叶修
媳妇儿也是叶修

过激叶吹

叶宝贝第一可爱,除此之外都别和我废话

命中注定 23 (ABO 年操)

格瑞没问金怎么会突然会出现在这里,金也没有多说,进门后金问他有没有吃饭,得到了回答后就去了厨房煮面,格瑞在客厅转悠时看见氤氲的蒸汽升腾,他想了想,决定去浴室洗个澡。

他去自己原本的房间拿衣服的时候,看见衣柜里金的衣服重新和他的放在一起,填满了这个小小的角落,他的心里也再次充盈起来,掩饰不住笑意的抱着衣服进了卧室。外面金去冰箱拿了两个鸡蛋磕在了锅里,又撒了几根青菜,哪怕只是简单地面条也力求色香味俱全。

格瑞这个澡洗得有点久,他还顺便洗了头,出了浴室整个人都水嫩嫩的,金已经把碗都端上了餐桌坐在旁边等他,见他这副模样,自觉从柜子里找出了电吹风。格瑞以前洗完头都是等着自然风干的,大冬天也是缩在屋子里如此,电吹风常年不用,他真心是觉得麻烦,看金熟练的把东西找出来,下意识就说了声不用,金拿着电吹风看他湿哒哒还在滴水的头发表示提议驳回。

“你负责过来坐好乖乖吃饭就行啦。”金说,“头发我来吹。”

格瑞不太自在的坐到餐桌边上端起碗,金站在他身后打开了电源开关。有人帮忙吹头发这件事对格瑞来说已经是记忆了……上次发生还是在理发店,而且这次还跟理发店的经历不一样,金吹的非常细致,边吹还用手指梳理,触碰的时候让格瑞觉得痒,有种过电的感觉。格瑞僵着身子吃面,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向前倾斜身体,想要远离金抚摸的手,金才吹了五分钟,他已经全身都开始发麻了。

这样的小动作没能逃过金的法眼,他一把摁住格瑞的肩,安慰他很快都就吹完了。这下格瑞不能动了,保持着姿势默默吸溜着面条。

金吹头的时候发现,格瑞的发质很软,虽然他之前也不是没有揉过,但这样细细摸上去感受更明显,搁在手心里银丝缕缕看起来好看的要命。格瑞已经吃完了,碗放在面前,眼睛盯着前方,金觉得他应该是在发呆,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屋子只能听见电吹风工作的呼呼声。

其实金这次回来时有原因的,学校老师给他打电话说格瑞有好几天没去学校,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金当时发情期完。正拖着行李箱打算回学校,半路上接到这个电话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确实不知道格瑞去了哪做了什么,格瑞也没有跟他说过,他只好胡乱搪塞了过去,挂完电话扭头回了格瑞家。本来秋觉得发情期才过,以防万一勒令他回的学校。

金坐在屋里气呼呼的等人,觉得格瑞这样无声息的作风太不好了,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教训一番才行,可等着等着气就消下去了,看外面天色越来越黑,他刚想给格瑞打个电话的时候,就听见了门外的脚步声。

其实他根本分不出着脚步声是不是格瑞的,但他下意识觉得就应该是格瑞回来了,跑过去开了门。看见格瑞的瞬间,金心想,算了,不问了,格瑞既然没说就有他的理由,他不想问了。反正人也平安回来了。

头发吹的差不多了,格瑞端着碗去洗了,金过去客厅沙发坐着,塞了个抱枕在怀里。格瑞洗完碗过来挨着他坐下,两人靠着看起了晚八点伦理剧——这是金一般用来打发时间用的,格瑞从来不说自己喜欢看什么,金觉得所有电视剧在格瑞眼里大概都一个样。

看着看着金的手就不安分了,他整个人窝在格瑞怀里,手指摩挲着格瑞的发尾。大概是太久没打理的缘故,格瑞的头发长的已经齐肩了,披下来柔顺的搭在两边,从金的角度看过去,眉目俊秀的似画中人。这时格瑞低头与他对视,金心念一动,勾起格瑞脸颊边挑下的一缕长发,慢慢顺到了格瑞的耳后。金突然说不出话了,此刻格瑞半边脸掩在发后,另外半边头发被别到耳后,软软地贴在后颈,愈发清晰的轮廓近在眼前,看向他的目光柔情似水。金被看的胸口发烫,然后轻缓的把唇,贴在了格瑞的眉间。



今日土味情话:

金:格瑞,你喜欢看什么啊

格瑞:我喜欢看你

评论(5)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