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表情

男朋友叶修
女朋友叶修
老公叶修
媳妇儿也是叶修

过激叶吹

叶宝贝第一可爱,除此之外都别和我废话

命中注定 22 (ABO 年操)

格瑞走出巷口的时候,居然看到了正倚着墙环抱双臂的雷狮。虽然他之前也知道后者有一直在跟着他,但没料到对方特别闲情逸致的从头围观到了尾。

 

这时候应该说些什么吧。格瑞跟雷狮的联系仅仅来自于金,如果不是因为雷狮看上去和金疑似关系不错,格瑞现在可能已经立马走人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定在这里和对方面对面。

 

巷子里还有人倒在地上嚎,尽头拐角两人对视着也不觉得尴尬,雷狮甚至还伸了个懒腰,相当散漫的迈着步子走到了格瑞身边。格瑞稍稍倾斜了下身体远离雷狮,虽说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但他也并没有想和雷狮做好朋友,先不提alpha对同类本能的厌恶,单算雷狮是金的alpha好友就足以让格瑞把他列入红榜名单——更别说两人还是一个学校,在同一个部门这样的距离。

 

“不是。雷狮走过来与格瑞面朝相反的并肩站在一起,看着深夜寂静小巷里的惨案发笑,“你就把人打完扔在这儿?”

 

不然呢?把人洗干净了在送回去?格瑞没吭声,雷狮继续往里走,在男生旁边蹲下身来看他,说话却是向格瑞:“我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

 

“我帮你摆平这件事。”

 

 

 

格瑞回家时发现手机没电了。他住的老旧楼房里楼梯间很黑,而且楼层间的灯泡常年失修不亮。月色不好的时候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他看不到阶梯在哪儿,只能摸着墙慢吞吞地一步步挪,回到家往往满手腐白的墙灰,还不能扶楼梯杆,绣到发红的栏杆上摸完手不只脏还有味儿。不过反正今天家里也没人,格瑞也不介意在这黑暗逼仄的空间耗时间。

 

其实以前的日子也都是这么过过来的,放完学后数着时间上楼,他总是想着把到家的路拉长一点,这段时候他总能想很多事情,好比一盘老旧的磁带拨弄胶卷放着老照片。回到那个空无一人的家他总是无所适从,电视一直在响,可是一个人沉默着却能轻易压过所有的声音。好在这样难捱的时光他已经快要习惯了,可偏偏有人将它搅得支离破碎,格瑞再想起的时候突然讶异自己居然就这么过来了,那些独自一人的日子里再回望都仿佛古早的不知年月般——明明他和金从相遇到相爱真要说起来也不过寥寥数日。

 

格瑞算着步子到了家,刚想拿没沾灰的那只手别扭的去够另一边口袋里的钥匙。他没注意门缝透出的微光,只能听见呼吸的寂静里任何响动都太亮了,大门突然被打开,玄关的光照过来时格瑞脑海只剩下茫然的白。

 

金身上穿着睡衣,肩上还盖了条毯子,也不知道等了他多久,站在门口笑的眉眼弯弯对他说:

 

“你回来啦。”

 

 

格瑞还保持着那个不太舒服的姿势,说不话来。他几乎是表情呆滞的看着金,嘴都微微张开。那是怎样时空凝固的瞬间,落入凡间的他的恋人打开了那扇门,丝毫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可那盏安于玄关处的白炽灯曾无数次冷冷散出白光打在他身上,唯独这次,透过的光暖的能将他的心灼烧。

 

他想……他想——

 

格瑞立在那里看着金,觉得自己什么都想不了了。

 

他只是带着喉间的酸涩,几乎要落泪的走上前去抱住了金,埋首在他的颈间。这是个称得上笨拙的拥抱,金有些不明就里,但他没有任何犹豫的温柔回抱了他。

 

评论(10)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