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表情

男朋友叶修
女朋友叶修
老公叶修
媳妇儿也是叶修

过激叶吹

叶宝贝第一可爱,除此之外都别和我废话

命中注定 21 (ABO 年操)

情况变得有些可笑。现在是格瑞跟着那个男生,雷狮跟着格瑞,三个人就这样各走各的,走了好几个小时直到天黑,最前面的还什么都没注意到。

雷狮其实对格瑞兴趣很大。第一次见,他就感觉到了对方的身上某种不同于常人的东西。alpha对同类极度敏感,这点在雷狮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尽管格瑞尚未发育完全的性别特征让他放眼望去和其他的alpha差别不大,但雷狮一眼就看出,在分级尤为严格的alpha里,格瑞和他一样都属于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存在。

 

这是他对格瑞特别注意的原因,他对强者从来抱有极大的兴趣。哪怕现在只是只刚出生的幼虎,成长后也会拥有最尖利的爪牙。

 

他很期待对方能成长到什么地步。

 

 

在经过一条幽暗小巷的时候,格瑞加快脚步紧跟在那个男生身后。对方终于察觉出了身后有人,转过身与他面对面。

 

格瑞摘下棒球帽,毫不顾忌的露出真容。男生显然记得他,脸上表情顿时不太好看,但还是保持平静的语气问他:“你是金的弟弟吧,为什么会跟着我。”

 

听到金的名字从对方嘴里说出,格瑞的心里一阵反胃。现在月黑风高,正是办事的好时候,他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慢条斯理的抽出袖中的东西,反问:“你那天在我家门口干什么?”

 

男生也没有回答他。或是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男生死死盯着格瑞手中握着的东西,那玩意儿在月光照射下泛着冷冷银光

 

那是半截钢管。

 

 

这下他能大致猜出格瑞来找他干嘛——来找麻烦。巷子里太窄,他只能不停往后退,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对方来势汹汹,他一时半会儿却不知道往哪儿跑,只能眼睁睁看着格瑞一步步向他逼近,喊出口的话音都变了调:“再过来我就要报警了!”

 

那双紫罗兰的双眼此刻毫无温度。格瑞转了转握住钢管的左腕,语气满不在乎:“报吧。”

 

“如果来得及的话。”

 

 

第一棍下去的时候,那个男生已经被击倒,捂着腹部痛成虾米蜷在地上。格瑞下手又阴又狠,不打头部,也不往致命的地方打,可受到身上火辣辣的疼。对方努力直起身的还击被他轻松躲过,然后又是直直的一棍子下去。

 

 

格瑞不是个脾气好的人,他也不是一个脾气坏的人。他的性格很难用好不好去界定,因为对很多东西都毫不在乎,情绪波动范围并不大,所以格瑞很少动怒。

 

但偏偏,他在某些事物上,忍耐度极低,尤其关于金。金对他而言是底线。格瑞不是个喜欢主动找别人麻烦的人,可是在被人触碰底线的时候,他从不宽容。对方动了不该动的念头,哪怕什么都没发生,他也得让对方明白有些人碰不得,有些事想都不能想。

 

 

被击倒瞬间,男生脑子里还没有想清楚。明明那晚在警局,那个银发的男孩同意了所有他描述的细节,说道最后连他自己都相信那只是一个意外。好像那天他只是碰巧带着浑身的alpha信息素敲开了那扇门,根本猜不到给他开门的人是谁,就算先前他脑子里闪过怎样的念头,在什么都没发生的情况下又有谁能知道。

 

说真的,一个濒临发情期的omega不小心给一个alpha开了门,就算是被被刺激的发情,事后气味散去还有谁能知道,不论谁都会觉得是omega没能管不住自己吧。是,法律条文确实明文规定了alpha不能随时随地释放信息素,以免出现事故。但是金住的那栋楼里连监控都没有,omega和alpha的力量又不成对比,等金被他的信息素刺激的不受控制,他进屋把门一关,剩下的一切都还能由着金?

 

事后一旦金被他成功标记,接下来的事差不多都板上钉钉了,不管金心里怎么想,一个被人标记的omega都别无选择。摘除标记的手术风险与死亡无异,他不相信金的家里忍心让他冒这样的风险,而且omega的生育率极高,说不定金可能就此怀孕。

 

没办法,谁让金不喜欢他,谁让omega就是这样被支配的存在呢。

 

如果开门的不是那个叫做格瑞的男孩,事情本应该按照他的剧本这样走下去的。

 

 

 

 

这场单方面的找麻烦也不知过了多久,格瑞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地上已经没有力气挣扎的人,踩着他的肩膀把对方翻了过来。那张脸有些惨不忍睹,整个人奄奄一息,看向格瑞的眼神恨不得能把他生吞活剥。

 

“那样看着我没用,报警也没用,为了他我不怕坐牢。”

 

格瑞说这句话时脸上没什么表情,说完后突然停顿了一下,他想起了什么,语气平淡的继续。

 

“不行,不能去坐牢,有人还在等我长大。”这时候他突然极为讽刺的笑了一下,“不过好像也没有什么能证明是我打的你吧,那天我可是配合极了。”

 

原来你他妈在警局里什么都没说就是为了这个。男生尝到喉头涌上的血腥味几欲作呕,他不敢的看着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脑子里闪过许多阴毒的想法。下一秒就被打消了。

 

格瑞把那半截钢管沿着他侧脸的鼻尖蹭过去,他清楚地看见几乎小半截都没入坚实的地里。他真的信如果不是格瑞不想坐牢,对方可能不介意把这截钢管从他头骨穿过。

 

格瑞没心情在继续了,他说:“以后再看见金,记得自行避开。别说故意堵他,就是走在路上撞见,也看都不要看他。”

 

格瑞伸手慢条斯理的拔出那截钢管拿在手里,阴暗中的脸上眼神幽暗的像狼。

 

“那么接下来……”

 

“祝你好运。”


评论(14)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