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表情

男朋友叶修
女朋友叶修
老公叶修
媳妇儿也是叶修

过激叶吹

叶宝贝第一可爱。

命中注定 19 (ABO 年操)

*小可爱们520快乐

秋没能拗过格瑞,对方在这件事上表现的相当强硬,她也不好多说,只能疲倦地表示同意。两人商量完要回去时,又出了岔子。

金不愿意跟她回去。

这下秋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训他了,哪怕金的本意是不放心格瑞要和他一起回去。但是,他即将到来的发情期简直与定时炸弹无异,如果单独放任金和格瑞待在一起说不定什么都能发生。

“金。”秋强压着怒气,“你的身体状况你自己清楚。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

站在一边的格瑞也欲开口,被金抢先了:“我注射了抑制剂,今晚没问题的。”

金说着抬起自己的胳膊——上面有一个细小的针眼。注射版的抑制剂会比喷雾药效强的多……但是对身体伤害也大的多,秋对金注射抑制剂这件事一直持抵触态度,有时候发情期宁愿让他一个人熬过去,也尽量不让他使用注射。

这下还让她能说些什么?因为当年金的过度注射,导致他后来接受心理辅导好些后闻到这个味道就想吐,现在反而为了格瑞二话不说就打了一针,她还能说些什么?

心里窝着火的秋直接转身上车,钥匙一拧就蹬着油门绝尘而去,发动机的轰鸣回响了大半条街。金裹着外套从长椅上起来,扯了扯格瑞的袖子,说:“我们回家吧。”

两人手牵手沿着街走了半天。路上灯不多,半夜风吹的也冷,金很少走这样的夜路,紧紧靠着格瑞,过了会一阵凉风刮过,他打了几个喷嚏。身旁的格瑞把金搂的更紧,过了一会儿突然低声说:“对不起。”

金吸吸鼻子,说:“下次不要那么冲动啦,再遇到那种乱放信息素的就绕道走。”

格瑞轻轻嗯了一声,继续牵着金往前走。

“晚上冷,我们再走快一点。”

金边走边看街边有没有亮着的店面,走回楼上开了门也只买到两个创口贴。格瑞看他有些垂头丧气的模样问他一路上在找什么,他心里挂念着格瑞嘴边的伤,想看看周围有没有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店,进去里面买瓶碘酒给他擦一擦。

“虽然涂起来可能有点痛,但这样好的快嘛……”

格瑞已经忘了自己脸上还带着伤,看着坐在沙发上带着沮丧的金说不出话来,幸好他之前一个人独居,这样的药倒还真的有一瓶。他看着金拿着不知在哪儿找出的棉签,心想也不知道放了这么久的药还能不能用。

这瓶药已经是很早之前格瑞买了放在家里的。那个时候他脾气冷淡,看不惯的人很多,于是放学后经常和前来找麻烦的人打架。起初他总打不过那些人,回家时身上都带着伤,后来他就买了瓶药,回家自己往伤口上擦。后来随着他输的次数越来越少,这瓶药渐渐就没怎么再用,放在角落生灰。没想到今天会被再拿出来。

其实抹不抹药都不会有很大区别吧。格瑞心里想着,看见金拿了根棉签往药瓶里搅了搅,不由自主地坐直了身子乖乖等着上药。伤口真的不疼,但金却表现的如临大敌,手里小心翼翼地把药往嘴角沾。

过了一会儿他轻声问:“还疼不疼。”

其实早就没觉得疼了。格瑞从小到大不知道打过多少场架,这点伤根本不值一提……可是金何尝又不知道这只是个小伤呢?昏黄灯光下,格瑞看着那人眼底真切的心疼,突然就觉得嘴角隐隐作痛。

“疼……”

金一听这个眼圈就红了,他凑过去往格瑞嘴角那块淤青上轻轻吹了口气,又拿自己带着凉意的唇碰了碰。

“还疼吗?”

格瑞倾身向前抱住金,埋头在对方的肩窝处闭上眼。

“不疼了。”

金由着他抱,嘴里突然哼起了小时候听过的不知名歌谣。格瑞耳朵里听着,心上像是覆满了羽毛,踩到哪里都是一片柔软。然后他说:

“我爱你。”

怀里抱着的人突然没了动静,过了一会儿金的声音像是从梦里飘过来,他说我也爱你。

其实格瑞有很多话想要告诉金,却不知道挑哪一句先说。那个时候他被警察要求叫监护人过来的时候,心里无端的带了股底气。真正的监护人远在大洋彼岸,他一时半会儿根本喊不过来,他也没想过告诉他们。他手里还攥着金的号码,只要他打过去就能笃定对方一定会为了他赶过来。格瑞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这种心情,好像一个人孤独的行走,心里却鼓胀的要飞起来,他想快点往前走,因为下一站有人在那里等他。

还有他和那个男生面对面的时候。他没办法形容当时的感觉,脑海里信息滚动快的要命,在想清楚的那一刻,背上都是冷汗,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反应。他从来没有那么害怕过。那个男生身上的alpha信息素强烈而刺激,如果是濒临发情期的金当时去开了那扇门,那么之后会发生什么他根本无法想象。alpha和omega的力量本就不成正比,更何况对方从头到尾都怀着不轨之心,在不对等的关系面前,金根本无力反抗。

直到他坐在警局里时还是一阵后怕。他根本无法想象差一步的结局会怎样,一切都是劫后余生——幸好当时金不在,幸好当时在的人是他。那些猜测他连想都不愿意想,如果要他面对那样的现实可能会当场疯掉。幸好什么都没有发生,幸好金什么伤害都没有受到。

幸好他还有机会说那句我爱你。

——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活着,就算一个人吃火锅也不会在意别人的眼光我行我素,任何人的存在与否对我而言都是无关紧要。可是突然有一天你来到我的世界里,我觉得理所当然的等着你出现,想着有些事就应该两个人一起做,夏天西瓜切两半我一定要把中间最甜的一口留给你。你跑进来的时候我很自责,这么晚了还让你一路担心的赶过来,看着你露在外面被冻红的脚踝觉得心疼,但又带着欣喜。

有些话不知道怎么开口是因为我之前从未说出口,没人教我怎么喜欢一个人怎么对他好,而面对你这些都无师自通。我说喜欢你,心里万般柔情蜜意说出口的却不及万分之一。而我何止是喜欢你。

我是爱你。

评论(6)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