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表情

男朋友叶修
女朋友叶修
老公叶修
媳妇儿也是叶修

过激叶吹

叶宝贝第一可爱,除此之外都别和我废话

命中注定 16 (ABO 年操)

金真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整个人像是浮在水里,只有与格瑞紧贴的触感是真实的,其他的一切都像冰淇淋似的慢慢在脑海里融化。背上渗出细密的汗粘住衣服,他觉得燥热,可是又不能脱。

 

接吻原来是这样的吗?快要喘不过来气的时候格瑞松开了他。但一切没有结束,两人的额头抵在一起,金看见格瑞鬓边顺着流下的汗,情动的几乎要哭出声来。

 

内心最渴望的部分得不到纾解,他只能通过触碰稍以慰藉。

 

但还不够,呼吸吞吐进的,格瑞的信息素,几乎能把他的五脏六腑焚烧。

 

他想被这个人标记。

 

 

也不知道是谁先试探,两个人又再次纠缠在一起。金搂着格瑞,不想让自己过于失态。少年的骨骼坚硬挺拔,他按着抚摸上去,意乱情迷地仿佛被人一口口吃掉心脏。

 

舌尖传来硬物的触感,金试着努力从格瑞齿间扫过,对方纵容了一会儿,便又重新夺回主权,更进一步攻城略地。金的感官被整个瓜分,每一部分都献给格瑞,所有的欢愉在神经中跳腾,叫嚷把肉体一并交出去。他突然意识到,格瑞成年那一天,他将被这这副唇齿标记。

 

到时候会是怎样的光景?格瑞大概不会留情,他要逼着金把一切的爱恨交付于他,哭都没用,如果欲望有实体,大概能把他们整个吞掉。

 

翻滚的情欲淹没了他,金的手从格瑞上衣的下摆伸了进去,贴上小腹的时候能感觉到紧缩。眼泪大颗大颗滚落下来,金摁住格瑞的头,把他的唇贴在自己的腺体上。

 

格瑞没想到事情的发展,金的脖颈感受到了他的呼吸拂过,却迟迟僵硬着不肯动。金感觉到下半身难以启齿的湿润袭来,咬紧下唇闭上眼难堪地说不出话来。

 

他太想被格瑞标记了。

 

从以前起,他就不太能接受自己omega的身份,身体敏感又娇弱,在社会上还处于弱势地位,尽管拥有诸多特权,却更像被驯服豢养的金丝雀。乖乖呆在笼子里,任由alpha赏玩。高中性别二次发育的时候,他更是对自己的身体抗拒到了极点。

 

下流又淫乱,只要对着alpha的信息素就能发情,他厌恶这样的性别和身体却无法摆脱。为了平常看起来更像个beta,金那时会对自己注射大量的抑制剂,只有冰冷的液体在血管内游走时,他才会觉得自己是活着的。

 

因为剂量不按说明来,他的身体机能发生了紊乱。后来秋知道了,带着他去看心理医生,休了一年学。

 

后面的记忆都刻意去遗忘了,如今电光火石间,他想起了心理医生治疗时说的一句话,你觉得这样的自己不够好,是因为你没有遇到对的人。

 

现在他遇到了。庆幸两人的契合和相通的心意,omega的身份也不再抗拒,只要看见那片紫色双眼倒映的自己,他就恨不得立马把自己全盘交付过去。

 

可偏偏现在不行。

 

金心里的一处慢慢坍塌。omega对alpha的渴望根本无法自控,他一直告诉自己要忍到格瑞成年的那一天,却还是做了这种事。

 

金崩溃的想要后退,埋在他颈间的格瑞终于有了动作——他不轻不重的撕咬了一下腺体上的软肉,然后松开了嘴。

 

格瑞攥紧金的双腕,看着他略略发红的眼圈,将唇贴在他的耳边声音沙哑的开口:“成年的那天我做什么都可以吗?”

 

金嘴唇微张,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格瑞撒娇似的蹭了蹭他,发丝挠的金心里酥麻。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后面的吻带了点温情,缠绵悱恻柔情蜜意,像是整个人踩在云端里却不用担心掉下去。金伸手抚摸格瑞的耳廓。格瑞的耳尖温凉,在他的指间逐渐升温,金忍不住又睁开眼看他。

 

格瑞把眼睛闭上了,睫毛离他很近,金看的心里痒痒,想撩拨一下,却又把视线转到一边。指间的耳垂泛红,薄得能看清血管,金轻轻捏了捏,能感觉身前的人抖了一下。他忽然有些出神。

 

在第一次的神圣时刻这样太不应该,可金没能收住。他是真心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连耳朵都好看的毫无瑕疵,无论怎样地举动都能在他心尖上跳舞呢?

 

 

你怎么能让我这么喜欢你,一见你就笑。

 

评论(11)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