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表情

男朋友叶修
女朋友叶修
老公叶修
媳妇儿也是叶修

过激叶吹

叶宝贝第一可爱,除此之外都别和我废话

命中注定 10 (ABO 年操)


甜蜜的牛奶香气慢慢散发出来,紧闭的门锁不住这个气息,只能任由它持续蔓延,格瑞站在离门一米远的地方,浑身僵硬。

他对这个味道太熟悉了,第一次见面时,金凑近他时,这个味道就刻进了他的脑海里,和他所熟悉的牛奶味道不一样,金的信息素几乎甜的发腻,格瑞嗅到这个味道时都不敢开口呼吸,好像一张口整个人就将被填满动弹不得。

现在怎么办?下去买抑制剂吗?

格瑞朝门外走了两步,就不动了,他清楚的感受到,他的信息素不受控制的被释放,正张牙舞爪的扑向那扇门。如果信息素有实体,那扇门大概已经被撕碎了。

于是格瑞不得不收回脚步,冲进了自己的房间,omega的抑制剂他没有,alpha的还是有的。

金躲在厕所里,整个人抱膝蹲在地上,身体像是要烧起来似的,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他本来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信息素了,正焦灼时却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的味道,非常的好闻,感受到的那一刻他的信息素已经完全失控了,它们雀跃的跳了出来,与那个味道融为一体。

金从未闻到过这个味道,但他知道这个味道属于谁。

他的头低的更低,这个味道把他仅剩的理智搅得一塌糊涂,意识昏昏沉沉的无法清醒,双眼涌上雾气,他只有一个想法:

想被标记。

他想被格瑞标记。

此时此刻,就在这里。

惊醒金的是大门被摔上的声音,格瑞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力气,听起来门像是被砸烂了一样,金迷茫地想自己在哪儿,过了一会儿终于彻底清醒过来,另一个信息素因为拥有者的离开消散了许多,这让金大大松了口气,他懊恼地看向地面,心里悔得不行。

幸好格瑞还清醒着,不然犯了大错怎么办啊……

他抱着膝盖有些失落,本来今天兴致勃勃的来见格瑞,结果第一天就出了这种事,补课还能继续下去吗?


格瑞下去至少十几分钟了,其实买回omega的抑制剂很快,但他一直站在楼道里,迫使体内属于alpha强烈的控制欲冷静下来。

他从未像今天这样失控过。

他实在太低估金对他的影响了,omega的信息素对于alpha来说像是有毒的礼物一般,他以为自己尚未分化完全,所以金的信息素对他应该影响不会太大,顶多是脸红心跳的地步。

可现在看来,危险多了。

不如说,正是因为年纪小,分化不完全,所以他根本无法压制住内心的渴望。

他想撕碎他。

Alpha从来掩饰不住自己的占有欲,当他对一个喜欢的omega表现极大的宽容和忍耐时,往往意味着他在得到后,会毫不客气的,将对方变成自己的囚徒。

这是本能。在信息素的刺激下,alpha的兽性会被激发到最大程度,格瑞毫不怀疑再在房间里带下去会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他明明那么想要保护他。

等身上的气味散尽后,格瑞才提着抑制剂往上走,他打开门进去时,金还待在卫生间里,格瑞敲了敲门,得到对方声音细微的回答,金将门开了条小缝,探出了手。

格瑞没有立即将抑制剂递给他,他看着那只瓷白的手,内心欲望翻涌。

为什么要把抑制剂递给他?他现在就可以将对方拽出来标记他。

格瑞没出声,紧咬自己的下唇用疼痛唤醒自己,他把抑制剂轻轻放在金手上,像是往后倒一般退了两步。

空气中香甜的牛奶味慢慢降下来,格瑞终于能松口气,他坐在沙发上盯着那瓶属于omega的抑制剂,在挑选的时候他刷了个小心眼,尽管贴在包装上的omega抑制剂的口味像是个摆设,但他还是故意挑了自己信息素的味道。

用了作弊般的手段,强行让金身上带着他的信息素。

金在里面折腾了半个小时才打开了门,出来时面如死灰,内心祭奠着这场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补课之旅。

太好了,之前脑补了那么多和格瑞在一起的美好时光都泡汤了。

真是笑不出来。

格瑞看他出来,内心叹了一口气:“今天天色不早了,早点休息吧。”然后补充了一句:“作业在学校就做完了,不用担心。”

金见他起身,委屈的不行,几乎要哭出声来了。

然后他看着格瑞来到自己面前,认真的对他说:“另外一个房间很久没人住了,可能要收拾很久,可以过来帮忙吗?”

嗯?不是要他走吗?

评论(8)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