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表情

男朋友叶修
女朋友叶修
老公叶修
媳妇儿也是叶修

过激叶吹

叶宝贝第一可爱。

命中注定 9 (ABO 年操)

最后天色落幕时,两人结束了这场短暂的约会,格瑞把金送回了宿舍,两人不舍的挥手告别,金心里一阵煎熬,他和格瑞也约好了明天见面,但对方需要备战高考,只会越来越忙,一个星期只见两面,根本不够啊。

但又无可奈何,格瑞现在都是想办法挤出时间和他见面的,他当然不能再任性了。

“要是随时随地都能见面就好了……”

直到他洗完澡躺在床上,还在低声喃喃这句话。安迷修从浴室里出来拿东西,听到后想了想:

“金,你要是真想见面的话,可以试着对方给你补课啊。”

“啊?”

金脑子半天没有转过弯来,他敢没告诉安迷修格瑞的相关信息,他连格瑞的名字都不知道。

“最近你不是抱怨说英语四级过不了吗?看能不能让对方帮忙补补。”

然后安迷修指出重点:“当然成绩能不能提高不是重点,重要的是能有借口见面嘛。”

金坐直了身体听他讲。对啊,他可以给格瑞补课啊!反正对方才高中,他勉强还是可以教一教的。

那就这么决定了。第二天见面时,金旁敲侧击地询问格瑞最近学习怎么样,有没有特别的吃力啊之类的话,格瑞很快心领神会,故作沉思后主动提起最近有想要补课,提高自己。

金听到的一瞬间眼睛都亮了,一脸意外的说刚好他最近课不多,有空给格瑞补课。

格瑞看着他一脸夸张的“怎么这么巧啊”的模样,努力忍住笑,面上波澜不惊地点了点头:“那真是太巧了。”

于是这件事就迅速被敲定了,补课地点订在格瑞家里,时间不固定,格瑞晚上都有空,金没有晚自习就直接过来。

于是在星期一的晚上,银爵难得见老师一下课,同桌的格瑞就收好了书包准备离开,他顺嘴问了一句:“今天这么早回去?”

“嗯。”格瑞不知在想什么,“赶回去补课。”

补课?补什么课?你连跳两级还补什么课?年纪第一已经满足不了你了吗?

这些话银爵心里想着,什么都没说,下一秒他看见格瑞打开手机给别人发了条语音,语气低沉温柔:“我马上就快回来了,冰箱里有吃的。”

然后挎上书包打了招呼离开了,银爵现在座位上陷入了思考,他想起了之前有关格瑞绑定对象的消息。

百分之九十六的匹配度,这样高的数据几乎刷新了他们的认知,格瑞平常比较冷漠,难以接近,在这件事上一直极力拒绝,他连未成年早恋影响不好,不利于学习这样有理有据的借口都搬出来了,最后还是迫不得已去见了一面。当时学校论坛盖的飞起,赌格瑞会不会被绑定对象给拿下。

后续没人知道,但格瑞上个星期确实有点不一样,偶尔在他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会露出罕见的,不知对谁展露的温柔。

银爵恍然大悟,给格瑞补课的人选还能有谁?他忍不住嘴角抽搐,为了增加相处时间真是什么理由都找的出来,补课?恋爱中的男人真是有够虚伪的。


金在屋子里转了两圈,最后又做回书桌旁,无聊的晃起腿,格瑞把家里的备用钥匙给了他,他下午一下课就冲过来了,可是格瑞还没放学,他只能干等。

他有些苦恼该给格瑞讲些什么,毕竟名义上是补课,样子还是要装的,但问题在于高中课本金毕业就没碰过了,现在差不多忘得一干二净,他还真有点担心格瑞翻开书里面的东西他一个都不认得。

怎么办?他只是出于私心想和格瑞见面而已啊,补课之类的完全没经验,就算他还记得高中课本知识他也完全不知道怎么讲啊!

这时响起了转动钥匙的声音,金坐直了身子,咳了两声,格瑞一进来就看到他一脸严肃的看着桌上的矿泉水瓶,像是在和它较劲一般。

又想笑了。

格瑞关上门,把钥匙揣回兜里,金还飞速思考开场白该讲什么,格瑞已经坐到了他身边。

于是他的大脑当机了一下,满眼都是格瑞现在的侧颜。

尽管喜欢上格瑞是一件特别理所应当的事,但在金心里没办法否认,没能一开始就拒绝对方,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格瑞的脸。

真的太奇怪了,金很少以貌取人,他对容貌这种事并没有很大的执念,一个人的美丑很难给他留下深刻的影响,他顶多在见到的第一面感叹一下。

但格瑞不是。

他的眉眼仿佛长在金审美的临界值,少一分都不会让金被惊艳到无话可说,每次格瑞用那双深邃的紫色眼眸望向他时,金都恨不得溺毙在那双眼睛里。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他的所有仿佛都长在他的心尖上。光是想着他的存在就让金觉得明天充满了希望。

金专注的盯着格瑞的侧颜,之前那个一直埋在心底,想问却没能问出口的又浮了上来。

格瑞的信息素会是什么味道?

会和他给人的感觉一样吗?好闻而且让人心安,像是被雨洗刷后清新的古木。或者是酒?还是花草味道?

会是紫罗兰吗?

金望着他已经出了神。格瑞闻到过我身上牛奶味吗?会不会太甜了?

他会喜欢这个味道吗?

身上血液滚烫的燥热感把金拉了回来,他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身旁正在拿书的格瑞感到微妙的有些不对,金已经飞快冲进了厕所关上了门。

金看着镜子里脸色涨红的自己,几乎要炸了。

谁给他的胆子让他跟喜欢的alpha单独共处一室还不带抑制剂的!


评论(7)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