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表情

男朋友叶修
女朋友叶修
老公叶修
媳妇儿也是叶修

过激叶吹

叶宝贝第一可爱。

命中注定 5(ABO 年操)

尽管早就知道了格瑞的详细住址,但到达目的地时金还是表现出了适当的讶异。格瑞的家离学校很近,跟住寝没什么区别,金把格瑞送到了楼上,看着格瑞拧钥匙进门、在最后格瑞向他告别的时候,金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他掏出自己的手机在格瑞面前晃了晃:“格瑞,把你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吧。”

 

格瑞关门的手一顿,拿出手机翻找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金有些意外:“格瑞你都不记自己的号码吗?”

 

“我不怎么记,因为不太用得着。”

 

又是这样平静且毫无起伏的语气,金心里没由来的硌得慌,他装作什么都没注意到,盯着手机报出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格瑞装作在屏幕上点了几下,算是存上了。

 

接着就没什么事了,金随便交代了几句,重点强调了有事一定要给他打电话,格瑞边听边点头,一副乖宝宝的模样。金啰嗦了半天终于没得说了,两人再次道别,金替他关门,门合上的前一刻,格瑞听见金说,格瑞,我的号码你一定要记好了。

 

格瑞没有开灯,径自走到厨房的窗边透过纱网往下看,没过一会儿金的身影就出现在楼下,格瑞转身从椅子上拿了顶黑色的棒球帽戴上,打开门又下了楼。他不可能放任自己喜欢的omega这么晚独自一人回去。不过不能让金发现。

 

一路上都没出什么意外,走回去并不远,金没有太大的戒心,也没回头看,于是格瑞得以光明正大的直接跟在他身后走了一路。

 

在快回到校门口的时候,金突然绕了段路走到了大学后的美食街,大概是看到了朋友,格瑞看见他和一个正在吃烤串的男生坐在一起开始聊天。

 

送到这里应该就没事了,格瑞压了压帽檐,转身往回走。他走的快,没一会儿就回到了楼下。

 

楼道里没有灯,格瑞不想打手电,扶着墙往上走,四周都是静悄悄的,想座没有人的空城。他掏出钥匙开门,进去后整个人直挺挺的抵在墙上。

 

这个家也没有人,格瑞在或不在都无关紧要,月光透过窗洒进来,冷色的银华覆在地面上,格瑞望着空洞洞的房间,打开手机按亮屏幕,上面浮现出温暖的颜色,照片中的人笑得像太阳,格瑞轻轻拿手指盖在他的唇边。无声的开口。

 

晚安。

 

 

 

 

金没想到能遇到雷狮,更稀奇的事居然只有他一个。

 

“学长,卡米尔呢?没和你一起吗?”

 

雷狮抬眼看他,漫不经心地瞟向他背后的身影:“卡米尔学生会有事。”

 

金哦了一声,顺势坐下了。他和卡米尔同班,觉得两人关系不错,不过他和雷狮很熟,雷狮是他的部门老大,经常一起出来吃烧烤。

 

金点完把菜单递给老板,等上菜的空档时突然欲言又止的看向了雷狮。对方丝毫不为之所动,金犹豫了一下开口:“学长你闻得到我的信息素吗?”

 

雷狮终于放下了烤串,一脸诡异地看着金,他可是个alpha。

 

“小鬼,你知道一个omega问一个alpha闻不闻的到他的信息素意味着什么吗?”

 

金一脸窘迫,显然是知道的。信息素是极为隐私的东西,不管alpha还是omega都不会轻易示人,一个omega对一个alpha这样询问往往不是告白就是求爱。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金连忙澄清,“真的只是单纯问一问。”

 

雷狮嗤笑一声:“看出来了,不过你现在满身抑制剂的味道。”他微微凑近了一点,然后皱起眉:“你到底喷了多少,味道这么浓。”

 

金有点懵,他自己可闻不到啊。

 

Omega的抑制剂除了抑制外,往往会添加一些alpha不太喜欢的味道,更好的保护omega。

 

看金还在发愣,雷狮友好的提醒他:“你点的烧烤好了。”

 

“哦哦哦。”金回过神告诉老板打包,他还给安迷修带了的。

 

“那再见了小鬼,一个人注意点。”“学长再见。”

 

 

 

金拎着烤串往回走,夜晚的风徐徐吹过来,凉爽而不冷清,金一下子心情就变好了不少,手中的塑料袋甩的快飞起来,夜风夹着暗涌的花香,他走在小路上,又想起了那朵紫罗兰。

 

其实金不知道应该想什么,脑海里出现格瑞的时间真是随心所欲,他们才认识了一天,话也没有说几句,明天能不能继续见面都是个问题,现在却像情侣一样理直气壮地思念对方。

 

也不知道格瑞吃了没有,高中作业都挺多的,他要挤出时间自己做饭吗?送他的时候应该买些吃的。金有些懊恼自己的粗心,一个人住一定很辛苦。

 

可现在又不好折回去,马上就要查寝了,刚刚安迷修还发了消息提醒他。金握着手机一会儿点开一会儿熄灭。那就给格瑞发个消息提醒他吃饭。

 

金点击发送,有些窃喜。这样总行了吧,我又没做什么逾越的事,格瑞年纪小,他多关心关心也没什么吧。

 

消息很快得到了回复——好的,金看着简短的两个字,绞尽脑汁的想着别的话题。问问他作业写完没,格瑞要是没写完,金不太好打扰他。

 

下一条信息发送完没两秒,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金看见来电显示上格瑞这个名字,差点一个手滑砸了手机。

 

“喂……喂?”

 

对面一时间没有回复,金只听到了类似塑料袋窸窸窣窣的声音,格瑞的声音由远及近:“我的作业在学校就做完了,你吃了吗?”

 

“呃……我吃了。”金撒了个小谎,有种被姐姐抓包的心虚感,“你吃的什么?”

 

“方便面。”格瑞如实回答。

 

“那怎么行!”对面听筒里金的声音猛然拔高,“方便面是垃圾食

品,要少吃!”。正拎着并没有健康到哪去的烧烤的金一本正经的教育他。

 

“我知道了。”格瑞找了本书压在盒子上,换了只手接电话:“我一直都吃的食堂,晚上都是自己做,今天冰箱没有东西了,才吃的泡面。”

 

对面金的声音听起来不太满意:“你平常休息时间少,有空就买点食物在冰箱里囤着。”

 

好好好,格瑞连声答应,眼角眉梢都带了点笑意。

 

“下次有空带你去吃大学城附近的名小吃,味道一流!”格瑞想象着金现在眉飞色舞的模样,“尤其是东二门的糖炒栗子,我超级喜欢他们家!”

 

“那要不要这周周末?”金听到格瑞这句话,一下子左脚跘右脚,堪堪稳住身形,“怎么了?”听着对面的问话,金连忙表示没什么。

 

“那就说好了,这周六啊。”

 

金想,这算约会吗?

 

“嗯。说好了,那么……晚安。”

 

等金回过神时,电话里只剩下一串忙音。我回他晚安了吗?金想着最后的告别,听筒里传来的声音低沉又温柔,仿佛这句话他只说给一个人听,就像是,就像是在说……

 

我爱你。

 

金只感觉心脏震得胸膛鼓鼓作响,千军万马走独木桥也不过如此。他一时间动弹不得,只能感受到脸上的温度急剧攀升,金忍不住蹲下身双手捂脸。一句晚安而已,他想的这么暧昧干嘛。

 

金闭上眼,想着格瑞低垂的侧脸,以及风吹起刘海,所露出的双眼。仿佛世间星光凝聚,倒垂的银河与夜空。

 

金忍不住想。

 

格瑞的信息素,会是什么味道呢?

 

 

 

 

 

 


评论(14)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