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表情

男朋友叶修
女朋友叶修
老公叶修
媳妇儿也是叶修

过激叶吹

叶宝贝第一可爱,除此之外都别和我废话

命中注定 3(ABO 年操)

金从格瑞的学校坐车回到自己学校时,才发现两间学校近的离谱,几乎司机一蹬油门的事儿,本来走能解决的事,金为此掏了钱,最后只能安慰自己两边离得这么近,以后去找格瑞很方便。金比自己预想回来的时间早太多了,同寝的安迷修下午课满,他又不想回宿舍打游戏,在校门口转了半天也想不出来干什么,还是回了宿舍。

 

他一进宿舍就直扑自己的床,在床上连续翻滚了几下后,终于冷静下来了,坐起身发了一会呆后,金鬼使神差的把鼻子凑近手用力嗅了嗅,发现什么味道都没有。

 

其实有才奇怪,得知今天终于要和那个人见面后,金就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喷了一大瓶抑制剂,呛得自己直咳嗽,他闻了半天,觉得身上一丁点儿味道都没有了,才出的门。

 

按理说闻不到才对,金有些迷茫,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向格瑞的时候,总有一种自己被对方洞悉了的感觉,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可他却觉得,格瑞应该对他的信息素一清二楚。而且,当他与格瑞对视时,尽管他一直努力克制着自己,可当格瑞靠近他时,他心里的某个不安分的声音总是鼓动着他,让他向格瑞释放自己的信息素,被其他的Alpha闻到了也没关系,格瑞会保护他的。

 

那些根本毫无依据的话,却在金心里理所当然的出现。

 

不过话说格瑞还是未成年……他要是真的那么肆无忌惮的向格瑞释放信息素,会被当成性骚扰未成年抓起来的吧。

 

 

 

安迷修一打开门,就看到了金躺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天有点黑,他不确定金是睡着了还是醒着,只是悄悄关上门,站在原地暗中观察。

 

五分钟过后,床上毫无动静,看来是醒着的。安迷修说了声,然后啪地一下打开了灯,金还是没有动静。安迷修有些好奇,绕道金床头蹲下身看他,然后有点被吓到。金只露了脸在外面,神色看上去很是纠结,眉头都恨不得拧在一块,鲜少在他脸上看到这种表情的安迷修觉得有些想笑,伸出手轻轻捏了捏金的脸:“发生什么了,露出这样的表情。”

 

金愁苦的看了他一眼,翻了个身没有理他,看来问题很大。

 

安迷修坐回自己床上,他们宿舍是两人间,金和他关系一直很好,他是Bate,又比金年长,常常照顾金,金把他当知心大哥哥,本来金也是个藏不住话的人,和安迷修混熟了后几乎什么事都跟他讲。

 

安迷修记得,今天是金和那个人见面的日子。

金的信息素匹配度出来时,是专门有人来学校通知的,百分之九十六的匹配度几乎破了世界纪录,这件事轰动一时,金也在学校一战成名,那段日子去哪儿都捂着脸,生怕被人认出来说恭喜恭喜。

 

安迷修影响深刻,那时候金提起这件事几乎都是不满和抱怨,他根本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却被所有人提醒他有着天造地设的另一半,那段日子里,金少有的暴躁,除了上课都不怎么来学校,寝室这边也请了假,回家住去了。

 

后来眼看着约定期限一天天到来,金的姐姐给他做了不少工作,安迷修也明里暗里说了不少,金总算微微松口,同意见面。

 

见了面之后的事安迷修不知道,虽然看今天的情况,他恐怕很快就知道了,不过眼下要紧的是怎样委婉的把话套出来,尽管平常金忍不住了就会主动和他说,但今天这件事比较大,金应该也只是没想好怎么开口。

 

不过看起来问题不大,安迷修想,金的反应并不过激,对方给他的印象应该不坏,数据库挺准的,他是不是什么时候也该去测测?

 

 

 

金当然知道安迷修就在旁边,不过现在他不想理他,他现在心情微妙,谁都不想理。

 

他下午回来时,自己闹了一会儿就睡着了,一睡就睡出了事,他醒来时热的要命,只感觉浑身都粘腻,回过神时差点咬到舌头,明明他耗光了一整瓶抑制剂,为什么发情期还是来了!

 

最后他折腾完时,不由得庆幸他在宿舍里屯了不少的抑制剂。

 

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太明显了,因为去见格瑞了。两个人单独呆在一起也不过两个小时,后续反应居然这么严重,更要命的这事儿完全没办法跟安迷修说,金简直苦不堪言。要是让他知道格瑞才十五岁,肯定第一个把他扭送进警察局!

 

 

 

 

 

   


评论(6)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