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表情

男朋友叶修
女朋友叶修
老公叶修
媳妇儿也是叶修

过激叶吹

叶宝贝第一可爱,除此之外都别和我废话

命中注定 2(ABO 年操)

金小口啜饮着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就放弃了,他很少来这种地方,秋就直接按照自己的习惯点了饮品——非常醇香的黑咖啡,带着放多少糖都无法拯救的苦味,直接扭曲了金的面部表情,但他又不想在那个叫格瑞的男生面前表露出来,只能强作镇定。

 

尽管咖啡苦的让金有了心理阴影,但眼下这些都不是重点,他有点局促的打量一下那个自称格瑞的男孩,又立马收回了视线。

 

现在局面变成了最糟糕的一种,两个人独处,不靠谱的老姐溜之大吉,把眼前的烂摊子甩给了他,接下来发生什么他都得一个人抗。

 

他忍不住伸手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金发,有点迟疑地询问对面正坐的格瑞:“你要不要喝点什么?”格瑞自从坐下后除了简短的自我介绍,就没再开过口,刚刚金看着他一言不发地盯着玻璃桌面,一副习惯沉默的模样,于是他决定给对方找点事做,打破这尴尬的局面。

 

于是更尴尬的事情出现了。格瑞抬起头与他对视,紫罗兰的眼睛看的金心里发怵,然后格瑞开口说,来不及了。他把手伸过去让金看腕上的表。

 

我要上课了。

 

金傻乎乎地伸头去看,然后愣住了。这样一本正经说要上课的话他很久没听过了。金终于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尽管他作为一个大学生,有时候会很闲不用上课,但格瑞只是一个中学生,一天从早到晚都很忙的!所以对方是牺牲了自己的午休时间来的吧,金心里有些愧疚,午觉都没睡,下午听课肯定会犯困。

 

场面继续僵持了下去,金略带犹豫开口:“现在时间还得及吗?我送你过去吧。”

 

他的话音刚落,格瑞就看了他一眼,金觉得对方的眼神有些难以言喻,但一时半会儿又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表情,干脆大大方方与他对视。

 

接着金发现了一件致命的事,尽管他对这个小他四岁的男孩有种心理上不可回避的抗拒,但不得不承认,对方真的长得好看,这种好看无关年龄和性别,是一种纯粹的视觉冲击,每次注视他,金总会想到晨曦里垂着朝露的紫罗兰。

 

“我们走吧。”

 

格瑞站起身走到他对他说,声音带着不可言说的温柔,金没有察觉,只觉得露珠落在心尖上,整颗心颤颤巍巍的晃动。

 

 

 

金送格瑞进校时才觉得哪里不对,他看着高中部的门牌,扭头以询问的目光看向格瑞,不过对方脸上一片平静,以至于金对自己产生了丝丝动摇。

 

然后金继年龄之后再次从格瑞身上受到冲击。

 

为什么格瑞十五岁能念高二!他十五岁才只念初二!

 

“我初中跳级了,”格瑞解释道,“直接来的高中部。”

 

金有些沮丧地跟在格瑞后面,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别人就能够轻轻松松连跳两级,而他只能按部就班的上学,中途还休学了一年,与之相比格瑞简直过得就是开挂般的人生。

 

不过那又怎样,格瑞依然要乖乖地叫他学长。想到这里,金的心情瞬间晴朗,大步越过格瑞走在他前面,格瑞看着阴晴不定的金,勾了勾嘴角,紧跟在他身后。

 

 

“我到了。”

 

格瑞站在班级门口微微侧身看向金,金此时正扒着门缝探头往里看,根本没空理他。

本来非本校学生是没有办法进来的,金硬生生凭一张脸闯了进来,门口检查校服的大爷提醒了他一句就这样放他入校了,格瑞清楚地记得大爷可一点都不好说话。

 

金大概是在看他的座位,看了半天都没找出来,只好放弃,正好上课铃响了,格瑞走进教室挥手与他告别,金挥到一半猛然想到了什么,带着兴奋的冲格瑞喊道:“你晚上下课我来接你吧!”

 

格瑞刚想张嘴说什么,老师已经走到门口了,他看到金下意识往旁边退了一步,于是什么都没说,点了点头算是默认,金又隔着玻璃窗和他挥了挥手,然后哼着歌走掉了。

 

格瑞目送金离开,然后快步回到座位,拿出第一节课的教材平摊在桌面上。他想了一会儿,从口袋拿出手机打开,点开通讯列表,排在最前面的人是金。联系他的人只提供了秋的号码,金的联系方式是他想办法找别人要的。这个号码在他的手机里已经躺了很长时间,可他一次都没有拨通过。

 

格瑞抿着唇看着那串数字,思考要不要给金发条短信,金应该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想了想还是放弃了,金看到肯定会说上课要认真听讲,他收起了手机,开始听课。

 

下课的时候格瑞照常拿出一罐牛奶,他喝得很快,一会就只剩个空盒子摆在桌面上,他屈起手指弹了一下,看着空荡荡的盒子摇摇晃晃。

 

他把头埋在环起的的双臂里,突然想起了金。

 

当他穿过浓烈的咖啡味,坐在那里时,敏锐的闻到了一阵牛奶的甜香,这个气息与周围格格不入,它的拥有者对自己的到来目瞪口呆。

 

那是信息素的味道。格瑞很清楚。明明还处于分化阶段,应该只能够察觉,却无法分别气味的他,却能够一口咬定那个味道。而那个味道在注射了抑制剂后,本不该出现的。

 

格瑞的耳尖隐隐泛红。

 

他想再次感受那个味道。

 

   

评论(6)

热度(251)